中国 非人道。 人道主义_百度百科

一场非人道实验启示录,节食减肥有多可怕?

中国 非人道

原标题:西媒文章:中国对非医疗援助源于人道主义而非经济利益 参考消息网6月11日报道 西班牙中国政策观察网站6月8日发表文章称,中国于1963年向阿尔及利亚派出第一个医疗小组,以帮助这个从法国统治下独立的国家。 许多非洲国家称,中国医疗援助的动力来自于人道主义支持,而非经济利益。 文章介绍,中国对非洲发展的援助可分为四个不同阶段。 第一阶段是1949年到1967年,第二阶段是1968年至1978年,第三阶段是1979年至2000年。 从2000年起,中国对外援助进入第四发展阶段,其特点是中非关系的制度化: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成立;2006年1月,中国政府首次发表《中国对非洲政策文件》,对中非在政治、经济、科教文卫、社会、和平与安全等30个领域的合作提出了规划目标。 这一阶段的特点是在战略双赢的基础上向多元化合作的形式迈进。 中国也已成为一个主要的援助提供国,更多地侧重于发展经验和价值观的交流,而不是单纯的物质援助。 文章称,中国目前在非洲的援助和投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中国对非洲政策文件》所指导的。 在医疗卫生合作的层面上,文件指出,中国愿意提升与非洲的医疗人员和信息交流。 中国将继续派出医疗队,向非洲国家提供药品和医疗器材,并将帮助它们建立和改善医疗设施,并培训医务人员。 中国将加强与非洲国家的交流与合作,预防和治疗包括艾滋病、疟疾等疾病在内的传染病,深化扩大中非公共卫生合作。 加强公共卫生政策沟通,支持非洲加强公共卫生防控体系和能力建设。 文章称,中国对非洲的承诺是包括保持高层交流、增强互信和务实合作的一个整体愿景。 中国参与全球医疗卫生事务的这种转变是地缘政治合作的重要实践。 文章指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中国加入了几乎所有的医疗卫生国际机构,如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人口基金会、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等。 中国是世卫组织、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以及全球防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会的积极成员。 参加世卫组织全球计划的中国专家人数正在不断增加。 文章称,中国的医疗小组在没有医疗服务和药品的非洲欠发达地区工作,并将他们的知识传授给当地医生。 到2009年底,中国向其他国家派出了2. 1万多名医务人员,帮助建设了100多家医院和医疗中心,并提供了大量药品和设备。 在2009年一年间,中国派出了60支医疗队,向57个国家的130个机构提供医疗卫生援助服务。 在2010年至2012年期间,中国医疗队提供了大约700万次医疗咨询和治疗服务。 文章指出,中国的援助方式与中国所选择的发展道路有着密切的联系,它对外援助的基本特征是总结自己的发展经验,然后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分享。 中国的对外援助是南南合作的一部分,具有多样性、灵活性和适应性等优势。 它在非洲提供的医疗援助可分为五类:派遣医疗队、援建医院、捐赠药品和设备、培训医护工作者,以及帮助防控疟疾。 文章介绍,在非洲工作的中国医疗队主要提供临床服务,特别是当地最需要的产科和外科等,援助重点是农村地区和难以到达的偏远地区。 在非洲的中国医生说,为当地家庭服务给了他们很大的满足感,因为病人对他们很有好感。 文章表示,总的来说,中国医护人员重视自己在非洲的使命,并认为作为大国的中国有责任帮助非洲国家进一步改善它们的卫生知识和生活水平。 这些观念也得到了非洲医疗卫生人员的支持和认可。 许多非洲国家称,中国医疗援助的动力来自于人道主义支持,而非经济利益。 责任编辑:张玉.

次の

非人道性疑われる中国臓器移植ビジネス 日本が係わらないよう呼びかけ 山田宏議員、城内実議員ら

中国 非人道

这场实验,也是节食不减肥的证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作者:晟杰,原文标题:《一场非人道实验,告诉你不要节食减肥》,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节食不能减肥有定论,上世纪的一场非人道实验,可能是最早的佐证。 同时,也要像白领、学生一样,每日完成规定的学习时间、运动量。 甚至说,在节食期的高度抑郁下,他们自我虐待、精神失常。 而更难以恢复的,是心理问题。 受试者们日复一日的低血糖状态,是脾气暴躁、压力山大的来源, 而这种极端的情绪化心理,更会促成对暴饮暴食的渴望。 相反,一份循序渐进的饮食、运动计划,或许才是成功减肥的良方。 一场非人道的节食实验 1944年11月19日,36名健康男青年,走入了明尼苏达大学的生理卫生实验室。 在那里,他们将被进行一场关于饥饿的科学实验。 实验的目的,在于探究二战期间,欧洲大陆饥荒灾民的生理心理变化,并给予科学救援。 实验期 ( 6个月):在正式实验期间,受试者的每日饮食热量,被削减为每天1560卡路里,食谱模仿当时欧洲难民的饮食情况,以高碳水低蛋白为主,如:土豆、大头菜、萝卜、面包、通心粉等。 并且,每天被要求完成3000大卡,或是每周步行35公里的运动量;• 恢复期 (3个月):此时将受试者分为四组,每组严格控制恢复期饮食,具体分类方法按照摄入热量的不同来区分;• 恢复期 (2个月):在最后的恢复期中,热量摄入和食物种类都不受限制。 而在6个月中,遭受的身心痛苦越发强烈。 实验中的受试者在节食阶段的变化 节食实验初期,受试者们的热情逐渐减弱,甚至变得越来越烦躁。 至于在生理上,有人指出越来越怕冷了,甚至在盛夏也要求加盖毯子。 除此以外,还会感到头昏眼花、肌肉酸痛、脱发、协调性降低、耳鸣等。 有部分受试者不再去听大学讲座, 因为他们只想葛优瘫,毫无精力。 从此时的实验数据来看,受试者的BMI值最低可达14. 9 (BMI18. 饥饿的受试者在舔舐餐盘 到实验后期,骨瘦嶙峋的他们陆续出现精神失常,以及自虐倾向。 他们用水稀释食物,使面包看起来更多;会把小块肉咀嚼很久,以至于引起餐桌矛盾。 比如在最终退出实验的4名受试者中,有一名用斧头砍断了自己的三根手指;也有偷偷跑出实验场所大吃冰淇淋;还有2名住进精神病院的精神失常者。 骨瘦嶙峋的受试者正在休息 甚至说实验期结束,进入恢复期后,节食的负面效应仍未停住。 在恢复饮食组中,将每日摄入热量从1560卡路里提升至2200卡路里,但受试者没有出现任何好转的现象,在进一步追加800卡路里后,头晕、嗜睡等体征逐渐好转,但疲倦、性欲衰退等未得到改善。 而彻底放开饮食摄入后,更多人开始无休止地进食。 每天摄入超5000卡路里的不在少数,也有超过10000卡路里,甚至说,一名受试者出现暴食症,险些因暴食而死亡。 并且在实验结束的5年后,还有治疗饮食紊乱的实验受试者。 比如说,神经性厌食症、神经性贪食症的物理诱发因素,和实验受试者的身体状况十分接近。 首先,节食的他们都成为了易胖体质。 比如在恢复饮食期间,体脂肪含量一度达到实验前的2倍。 进一步来看成因,其实是因为在极端节食减肥下,人类大脑会担心被饿死,而命令多吃一点。 事实上大脑具备调控激素的能力,比如在极端节食过程中,体重出现较大跌幅,而为了避免身体挨饿,大脑会调控激素在恢复饮食后使身体多摄取能量。 这一死循环的开端,首先来自于血糖长期处于低值下,出现脾气暴躁等负面情绪。 英国《精神药理学杂志》在2018年研究了低血糖情况,对实验大鼠的情绪行为影响。 通过给大鼠注射葡萄糖代谢阻断剂,使它们经历低血糖症,再将其置于特定的隔间中。 而这个特定的隔间,会在后续被大鼠刻意避开。 研究者对此表示,大鼠避开隔间也是其回避焦虑、压力的一种体现。 事实上,研究员测试经历低血糖症后大鼠的血液成分,并发现了更多的皮质酮,这是龋齿类动物生理压力的评判指标。 换句话说,吃的太少可能让脾气暴躁、压力山大,但另一方面,负面情绪往往也是促成暴饮暴食的因素之一。 根据美国梅奥诊所对情绪化进食的定义: 当身处困境或到压力时,人们可能无意识地转向进食,来聊以慰藉。 不必节食,因为减肥不只是加减法 减肥不必节食,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减肥不只是加减法。 毫无疑问,计算摄入、消耗,制造热量缺口是减脂的不变真理。 相反,能够长期执行的循序渐进减肥计划,是减肥大业的基础。 减去30kg以上体重,还能持续保持减肥状态的只有凤毛麟角。 换句话说,太着急减肥可能是无效的。 从实际方案来看,一份日常饮食未必只有低脂低糖的菜叶构成, 能长期吃下去才是关键。 除此以外,饮食食谱也未必只有少肉色拉、低脂奶昔,多加一个去皮鸡腿、少吃一口饭,也能实现降低糖分摄入,提升蛋白质等营养素的摄取比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作者:晟杰.

次の

德国媒体怒怼“乱港”代言人:你甚至不能看着我,谴责这种非人道行为吗?

中国 非人道

这场实验,也是节食不减肥的证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作者:晟杰,原文标题:《一场非人道实验,告诉你不要节食减肥》,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节食不能减肥有定论,上世纪的一场非人道实验,可能是最早的佐证。 同时,也要像白领、学生一样,每日完成规定的学习时间、运动量。 甚至说,在节食期的高度抑郁下,他们自我虐待、精神失常。 而更难以恢复的,是心理问题。 受试者们日复一日的低血糖状态,是脾气暴躁、压力山大的来源, 而这种极端的情绪化心理,更会促成对暴饮暴食的渴望。 相反,一份循序渐进的饮食、运动计划,或许才是成功减肥的良方。 一场非人道的节食实验 1944年11月19日,36名健康男青年,走入了明尼苏达大学的生理卫生实验室。 在那里,他们将被进行一场关于饥饿的科学实验。 实验的目的,在于探究二战期间,欧洲大陆饥荒灾民的生理心理变化,并给予科学救援。 实验期 ( 6个月):在正式实验期间,受试者的每日饮食热量,被削减为每天1560卡路里,食谱模仿当时欧洲难民的饮食情况,以高碳水低蛋白为主,如:土豆、大头菜、萝卜、面包、通心粉等。 并且,每天被要求完成3000大卡,或是每周步行35公里的运动量;• 恢复期 (3个月):此时将受试者分为四组,每组严格控制恢复期饮食,具体分类方法按照摄入热量的不同来区分;• 恢复期 (2个月):在最后的恢复期中,热量摄入和食物种类都不受限制。 而在6个月中,遭受的身心痛苦越发强烈。 实验中的受试者在节食阶段的变化 节食实验初期,受试者们的热情逐渐减弱,甚至变得越来越烦躁。 至于在生理上,有人指出越来越怕冷了,甚至在盛夏也要求加盖毯子。 除此以外,还会感到头昏眼花、肌肉酸痛、脱发、协调性降低、耳鸣等。 有部分受试者不再去听大学讲座, 因为他们只想葛优瘫,毫无精力。 从此时的实验数据来看,受试者的BMI值最低可达14. 9 (BMI18. 饥饿的受试者在舔舐餐盘 到实验后期,骨瘦嶙峋的他们陆续出现精神失常,以及自虐倾向。 他们用水稀释食物,使面包看起来更多;会把小块肉咀嚼很久,以至于引起餐桌矛盾。 比如在最终退出实验的4名受试者中,有一名用斧头砍断了自己的三根手指;也有偷偷跑出实验场所大吃冰淇淋;还有2名住进精神病院的精神失常者。 骨瘦嶙峋的受试者正在休息 甚至说实验期结束,进入恢复期后,节食的负面效应仍未停住。 在恢复饮食组中,将每日摄入热量从1560卡路里提升至2200卡路里,但受试者没有出现任何好转的现象,在进一步追加800卡路里后,头晕、嗜睡等体征逐渐好转,但疲倦、性欲衰退等未得到改善。 而彻底放开饮食摄入后,更多人开始无休止地进食。 每天摄入超5000卡路里的不在少数,也有超过10000卡路里,甚至说,一名受试者出现暴食症,险些因暴食而死亡。 并且在实验结束的5年后,还有治疗饮食紊乱的实验受试者。 比如说,神经性厌食症、神经性贪食症的物理诱发因素,和实验受试者的身体状况十分接近。 首先,节食的他们都成为了易胖体质。 比如在恢复饮食期间,体脂肪含量一度达到实验前的2倍。 进一步来看成因,其实是因为在极端节食减肥下,人类大脑会担心被饿死,而命令多吃一点。 事实上大脑具备调控激素的能力,比如在极端节食过程中,体重出现较大跌幅,而为了避免身体挨饿,大脑会调控激素在恢复饮食后使身体多摄取能量。 这一死循环的开端,首先来自于血糖长期处于低值下,出现脾气暴躁等负面情绪。 英国《精神药理学杂志》在2018年研究了低血糖情况,对实验大鼠的情绪行为影响。 通过给大鼠注射葡萄糖代谢阻断剂,使它们经历低血糖症,再将其置于特定的隔间中。 而这个特定的隔间,会在后续被大鼠刻意避开。 研究者对此表示,大鼠避开隔间也是其回避焦虑、压力的一种体现。 事实上,研究员测试经历低血糖症后大鼠的血液成分,并发现了更多的皮质酮,这是龋齿类动物生理压力的评判指标。 换句话说,吃的太少可能让脾气暴躁、压力山大,但另一方面,负面情绪往往也是促成暴饮暴食的因素之一。 根据美国梅奥诊所对情绪化进食的定义: 当身处困境或到压力时,人们可能无意识地转向进食,来聊以慰藉。 不必节食,因为减肥不只是加减法 减肥不必节食,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减肥不只是加减法。 毫无疑问,计算摄入、消耗,制造热量缺口是减脂的不变真理。 相反,能够长期执行的循序渐进减肥计划,是减肥大业的基础。 减去30kg以上体重,还能持续保持减肥状态的只有凤毛麟角。 换句话说,太着急减肥可能是无效的。 从实际方案来看,一份日常饮食未必只有低脂低糖的菜叶构成, 能长期吃下去才是关键。 除此以外,饮食食谱也未必只有少肉色拉、低脂奶昔,多加一个去皮鸡腿、少吃一口饭,也能实现降低糖分摄入,提升蛋白质等营养素的摄取比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作者:晟杰.

次の